您的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大学校园里的“小梅兰芳”洪峰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08-01

两弯青眉微颤处,一双丹凤顾盼飞。水袖轻拂,丹唇轻启,凄婉哀怨的唱声,就从口中传出。22日下午,洪峰没课,早早就从华中科技大学东校区的宿舍,赶到主校区工会二楼的京剧训练室,关上门独自练起声来。

  尽管不是“彩唱”(指带妆演唱),但洪峰的一招一式,依然有板有眼。这个到了大学才开始拜师学唱京剧的90后男生,已成校园里的“名伶”。他曾作为高校大学生唯一代表,登上第六届京剧节舞台。去年12月,第三届武汉地区高校大学生戏剧节举行,他更是凭借着一曲《西施》,将“最佳表演奖”收入囊中。

  洪峰的出名,不仅因为他京剧唱得好,更因为他主攻梅派青衣,男唱女声,一些同学和网友称他为“小梅兰芳”。不过,他也因此而经常遭到误解。昨日(22日),洪峰告诉记者:我是喜欢旦角儿,但我不是伪娘。

  对着电视偷学京剧

  洪峰属于典型的90后,1991年生于新洲。母亲是小学教师,父亲以前是一个摇滚乐队的鼓手。谈起对戏剧的渊源,洪峰说,爷爷奶奶喜欢听楚剧、黄梅戏等地方戏。当洪峰还在襁褓中哭的时候,爷爷奶奶就放戏剧,“止哭”的效果特别好。

  但洪峰真正接触京剧,是在初二那年,湾子里的电视能收到中央台戏曲频道了。14岁的洪峰通过电视,第一次完整地看完了梅兰芳的《霸王别姬》。

  慢慢地,洪峰从看戏曲频道到购买梅兰芳的碟片,越看越入迷,并在家关上门跟着学起了唱腔和身段。在这个小伙子的MP3里,没有存周杰伦的歌,基本上都是京剧选段。

  到了高中,班上同学和老师都知道洪峰会唱京剧了。高二,学校搞艺术节,班上同学撺掇着洪峰来段京剧,拗不过,洪峰清唱了一段梅兰芳的《贵妃醉酒》。“那是我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唱梅先生的戏,所幸同学们只是惊奇,我怎么会发这种声音,所以大家拼命鼓掌。”洪峰说,自己心里清楚,其实,从唱腔到身段,自己离真正的京剧还有很远的距离。

  进了大学拜师学艺

  进入大学以后,洪峰真正开始系统地学京剧。2010年4月,大一下学期,学校社联京剧队招新,洪峰成为其中一员。

  洪峰的指导老师唐荣是学校京剧课老师,主攻老生。唐荣多次评价洪峰“有悟性”。提起这个“徒弟”,他打趣着说,“我哪能教他啊,我一个戴髯口的,怎么能教贴片子的呢?”

  玩笑归玩笑,教起洪峰来,唐荣毫不含糊。“几乎从零开始,站马步,跑圆场。”洪峰练的第一出戏是《生死恨》。“耳边厢又听得初更鼓响。”开头这句二黄导板,洪峰怎么也唱不过去。唐荣教了三四遍仍不见效,“去,到墙壁那对着墙去唱,唱会为止。”洪峰面壁练唱,“眼泪差点掉下来。但最后终于学会了。

  2010年6月,在京剧队学了两个月后,洪峰第一次在院里登台亮相唱《生死恨》。虽然现场效果很好,但事后看演出录像时,洪峰觉得“惨不忍睹,大失所望”:要身段没身段,而且在台上的动作很是凌乱,唯一可取的是唱准了。那年暑假,洪峰把自己关在家里,“痛改前非”,对着各种视频练习。

  2010年12月,洪峰站在了学校韵苑体育馆舞台上,面对台下上千师生,唱响《梨花颂》,博得满堂彩,“校园小梅兰芳”的称呼也不胫而走。随后,作为少有的大学生票友,洪峰加入国内第一家以省级专业京剧院为依托的京剧票社——湖北中天京剧票社。去年底,中国京剧节海内外京剧名票演唱会上,洪峰作为我省唯一一名在校大学生,受邀走上黄鹤戏楼的专业舞台,面向票友演唱。

  洪峰那天唱的是《凤还巢》,戏迷的反响有点超乎想象。“我一开口就有人叫好,从头到尾,叫好声不断。”洪峰纳闷,“没那么好吧,可能是觉得我是大学生,所以特捧我。”

  我是男旦不是伪娘

  走在京剧的道路上,其实并不顺利。

  洪峰首先面对的是家庭的压力,“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,听说我在学京剧,没有不反对的。”

  有次在家练功时,奶奶看到了说:“说老实话,将来参加工作,就不要弄这些了,这样会有哪个女孩喜欢你?”洪峰知道,家里人反对,主要是湾子里的老传统。父亲发现反对无效后,就劝他,“你唱老生也可以啊,干嘛非要唱旦角儿?”“家人担心我会走这条路,毁了‘前程’。”但比家人的劝阻更让洪峰觉得郁闷的是,部分来自对京剧不了解的人的非议。“我喜欢旦角,但非常讨厌被误解为反串或者‘伪娘’。”

  眼下,洪峰在准备考研,“我并没想过靠唱戏吃饭,但作为一种爱好,我认为很好,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,喜欢上京剧。”


SISTO隔膜阀 hkjum1301747.51sole.com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